博亿堂bo98官网手机版:第六百二十三章 新的架构(九)

    第六百二十三章新的架构(九)

    “……这是我以前从没有想过的问题。”

    黎华沉默了一会儿,弱弱地低头盯着笔记本。

    毕文谦温柔地看着她,拾起了之前的话题。

    “那么,回到你的回答——执政者适合的境界:中医治初病。在明确了这个基础期望之后,我们就可以真正开始务实的思考了:现在的中国,应该走怎样的道路?不,应该说,路,该怎么走?”

    “这……有区别吗?”黎华有些不懂。

    “有。”毕文谦认真地点点头,“有很多人,乐观地认为,国家应该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然后坚持不懈地走下去——这种想法的背后,存在着一个潜含义:虽然道路的过程中会遭遇困难和挫折,但道路的选择本身,是有一劳永逸的正确选项的。可这种想法,恰恰不适合一个需要弯道超车的国家。”

    “不……适合?”

    似乎,这个说法有些出乎黎华的意料之外。

    “我不是说了吗?新中国建立之初,我们的起点是一穷二白的物质条件,全国范围处于存在严重奴隶制残余的集权封建制度的社会科学水平,绝大多数文盲人口,小学毕业的学历就算知识分子,大学生只有几十万,其中大多数还是文科生。而我们面对的对手,是正在走向成熟的国家资·本主义的美国、正在实践国家社·会主义的苏联,以及有着三百年自由资·本主义对外掠夺积累的老欧洲,有着千丝万缕封建残余的资·本主义RB……还有其他不少在局部上比我们积累更多的国家。想要弯道超车,走向复兴,重拾祖先们在历史长河中的辉煌,我们必须至少走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路,而且,得走得尽快。从奴隶,跨过封建,跨过资本——我们得做的是社会制度进化跨越式的三级跳!看看欧洲,有着持续不断的对外掠夺,花了三百年才从分封封建制度走向自由资·本主义的顶峰。我们面临的任务究竟有多艰巨?”

    虽然是疑问的话,毕文谦看着黎华的眼神却坚定而不容置疑:“黎华,你还记得吗?我初到东京的时候,是你带着边姐姐接的机。在机场,我对你说过,超越RB,咱们最多只需要30年。你也知道,我不说谎。那么,想要在30年甚至更快的时间内超越RB,靠走一劳永逸的道路,那可能吗?要么,根本实现不了;要么,一路走下来不知道将形成多少新的尾大不掉的利益集团。”

    “可是,我们总不能朝令夕改吧?”黎华不禁摇头。

    “朝令夕改当然是愚蠢的表现。可如果我们把法规政策将要改变作为一种既定的计划一开始就对人民群众讲得明明白白呢?五年计划,我们都已经在执行第7个了。社会制度的进步步伐,需要更坚定而灵活的原则。”

    黎华愣了一下,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眨了一下眼睛:“坚定而灵活?”

    毕文谦郑重地点头:“没错。”

    “这……就像鱼和熊掌……不容易兼得吧?国家那么大,构想中坚定而灵活的政策,说不定就在各地执行成了千奇百怪的结果。”

    黎华的口吻有些有感而发的苦涩。

    “一抓就死,一放就乱嘛!”毕文谦却呵呵笑了一声,笑过之后,却又敛容问道,“黎华,你思考过一个问题吗?十几年前的许多混乱,其产生的本质原因是什么?”

    骤然的问题吓得黎华浑身一僵,抖着手,嗫嚅难言。

    毕文谦却平静地看着她,语速不徐不疾。

    “黎华,自然科学的核试验,全球不少大国已经先后进行过了。而社会科学的核试验,只有我们中国尝试过一次。核试验显然造成了惨烈的破坏,但相关的经验数据,也只有我们中国才能知根知底。”

    黎华瞪大了眼睛:“核……试验?”

    “是啊!让整个国家的社会科学从封建社会的水平直接向社·会主义的水平跨越,不,简直是飞跃,这简直比核试验更核试验了。”毕文谦深呼吸了一下,重新平复了语速,“然而,不同社会制度下成长而来的人,作为一个集体,必然有着截然不同的三观,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在封建社会的三观里成长的人,显然是无法接受社会主义的三观的。这,越是在旧社会的制度里阶层高的人越是如此。新中国强制推行的土地改革,目的是从根本上铲除建立地主阶级的经济特权的价值体系,这是从物质层面建设社会主义制度的破立。所谓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我们在57年就大致完成了经济制度的社·会主义改造,但精神层面的改造,来得更早,从新文化运动就开始了,却始终保持在远远未完成的状态。其实,这也是必然的——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在旧社会的价值体系下接受不错的教育长大的人,大多数都是来自既得利益阶层,他们可以为了中国的复兴,忍受摧毁了旧中国的经济价值体系的社·会主义改造,但这些人里,有很多却接受不了把旧社会的精神价值体系也摧毁掉。因为,当物质和精神层面都摧毁了,也就意味着否定了他们一生的价值取向。所以,对运动的本质认识越深刻的人,越是大知识分子,要么,参与得越坚决,例如,在七机部参加916的钱老;要么,选择了自杀,例如,对赵清谷难以释怀的舒舍予。那些认识相对肤浅的人里,有一些,则选择了投机倾轧。而更多的人,就多少有些小儿持太阿了。”

    “毫无疑问,一场社会科学的核试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最终得到了失败的结果。这是必然的,别说当时了,即使是今天的中国,生产力水平也远远不够,没有成功的可能性。但这一切,并非没有正面意义。时至今日,西方国家还没有摆脱蓝血贵族的概念,以美国为例,把自由的名号戴在自己头上的美国,从建国至今,200多年,41任总统,有一半左右和至少另一位总统有亲缘关系,并且,所谓凭选举诞生了总统,那些个部长、国务卿、州务卿,一些列实权人物,都不经过选举而直接任命。甚至于,如果追溯那些总统的家谱,他们全部都有贵族血统,绝大多数有着法国安茹家族的血统,大多数是安茹家族里英国国王爱德华一世的后裔。这在本质上,和我们唐朝时的五姓七家有多大区别?而我们,中国人,已经在十几年前,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信念,从历史书上,铭刻进了绝大多数人的心里。这,就像工业革命时代看着火车开动,被煤烟熏黑了脸,却说那烟味儿香的西方人,面对腐朽的满清统治下,鸦片泛滥的中国一样——精神层面上时代性的差距。”

    “这种差距,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看不见,摸不着,却是教育水平上的碾压,是普及性的全民政治基础素养的优越,是社会科学水平至少领先了一个时代。这是在西方经济学的格局里既看不见,也无法和经济发展联系起来的东西。然而,它奠定了我们中国在至少接下来的30年里,以令外国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发展的基础。为什么我会对你说,最多30年就能超越RB?这就是最根本的原因之一。”

    “然而,我们都知道,十几年前,我们走了明显会失败的路。始于新文化运动的精神层面的社·会主义改造,是我们至今未完成的历史使命,我们必须想办法沿着先辈们血淋淋的脚印,走完最后的一段路。我们,既不能不走,也不能继续带着血走。所以,我们必须坚定而灵活。”

    一席话说完,毕文谦端起杯子,一口气喝干,起身续杯。

    黎华微微颤抖着手,低头默默记录了许久。

    当她再度抬头时,手终于重新有力地握住了钢笔。

    “文谦,那么,我们具体该怎么做?”

    “这正是我将要和你说的。”重新坐稳,毕文谦观察着黎华坦然的眼睛,忽然叹了一口气,“不过首先,我们大概应该支持李尧棠完成他建立博物馆的心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博亿堂娱乐官网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漫步歌神路623》,方便以后阅读漫步歌神路第六百二十三章 新的架构(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漫步歌神路623并对漫步歌神路第六百二十三章 新的架构(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漫步歌神路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