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8.博亿堂:第204章

    “王爷,这偌大的宫殿为何连一个侍从都没有啊?”裕树坐在桌前摆弄着桌上的茶盏,很是不解的开口问道。

    “这环仙宫对于女皇来说意义非凡,我想她是不愿意外人来玷污这片净土吧!”我也顺势坐了下来,随手为自己斟了一盏清茶。

    经过这几日的疲乏,我也还没倒出时间炼制一些琼浆玉露,身子骨也有些疲乏,便站起身来,朝着床榻走去。“王爷,这金盆之中盛有温水,让裕树伺候您洗漱一番再睡吧!”

    我没有出声,算是默认的依靠着床头侧坐了下来,红烛的照耀下,裕树净白的脸上微微泛着红晕,相比于往日,似乎多了些难言的风情。

    他的手指修长而匀称,攥着绢帕的指节分明,浸入水中又再次捞出,打湿的指尖上折射出柔和的光···“王,王爷···裕树来侍候您···”

    裕树身子僵硬着,缓缓把手伸了过来,目光忽闪着,刚一抬眼对上我的目光后,又快速的收了回去。“王,王爷···”而后更是羞怯的干脆别过了头,闭上上不再看我。

    可是手臂在空中挥舞了半天却也没有碰到我的脸颊丝毫,我有些好笑的看着裕树,轻笑出声。没想到裕树在听见我的笑声之后,更是难为情的放下了手臂。

    转过身来,略带娇嗔的看着我道“王爷~您这分明是要裕树为难~”

    “哦?”轻轻扬了扬眉梢,我开口调笑道“这要为我洗漱的话可是你说的,本王哪里为难了你?”

    “王爷~还是王爷您自己擦吧!”裕树憋闷的嘟起了嘴,伸手将那块绢布塞进了我的手中,随即站起身来道“那,那个王爷夜深了,裕树就不打扰王爷休息了~那,那个···裕树去隔壁房间睡,睡好了!”

    说着便三两步拉开了房门跑了出去。

    我好笑的看着裕树落荒而逃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心里却沉了下来,女皇的病甚是古怪,还有许多我难以想通之处。

    单凭这病症上看,女皇得的的确是纵欲过度引起了气虚肾亏没错,可是她为什么要说自己并无房事呢?从女皇的言语中听来,好似又并没有欺骗我的必要。

    既无房事,何来肾亏···这是第一处疑点!

    再者就是这后宫之中的夫妾,单我见到的六人之中就有三人在食物中下了药!两副春药,一副补药···其中还包含了那堪称时间第一淫药的——奇淫合欢散!

    中毒者很有可能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强行合房,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女皇陛下的记忆之中并没有床笫之事的发生!可是既然对症,那女皇陛下说的药并不好用,又是为何?

    对症下药,何来无用···这是第二处疑点!

    最后的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到底是谁给女皇下了药?!导致女皇如今如此的人又是否与那个在汤盅之中下奇淫合欢散之人同为一人?!

    若是同一人所为,倒还好说,毕竟范围也只那三个夫妾,倘若不是···那恐怕真的是犹如石沉大海,海中捞针一般难以追查!

    到底谁才是幕后的真凶···

    这边正思虑着,突然房门被猛地推了开来,我警惕的朝门口处望去,手中瞬间从腰包中取出了银针!

    “王爷!王爷——!”一袭浅蓝色的身影快速的奔跑到我的窗前,大喘着粗气,此人正是裕树!“怎么?发生可什么事?!”我的表情也陡然严肃了起来,撩开被子,站了起来。

    “王爷!王爷···外,外面···”裕树看着我又指了指门外,上气不接下气道“外面···外面好黑呀!真的好黑呀!”

    没想到这个裕树如此慌张的跑进来,就是为了要跟我说这个!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再次躺回了床榻,裕树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缓缓的平稳了呼吸。

    调转回身,关上了房门后,再一次吱吱唔唔的朝我走了过来“王爷···那,王爷您就早些睡吧!今晚···嗯今晚,就由裕树来给王爷您守夜吧!”

    我自然是明白他心中所想,只是并未点破道“你不是去隔壁房间睡觉了么?”

    “额···是,是啊!可是裕树担心王爷一个人会害怕,所以···所以才特地来陪王爷的!”裕树眸光心虚的闪躲着,开口道。

    一阵困倦袭上额头,我也不再多言,翻转过身子,喃喃道“那还不快些快来睡觉?”说完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可是没想到,我这话说完,裕树的心就立刻被提了起来,他的双手攥拳,放在了胸前,很是忐忑的慢慢朝着床榻挪着步,心中却有如打鼓一般!

    ‘王爷在叫我侍寝啊···怎么办?从还是不从呢···嫁入王府这么久以来,无论自己怎样无礼,王爷都一直如此待我,按照夫纲,我是应该给王爷生下个一儿半女,可是···

    倘若我真的顺从了下来,那么自己在王爷的眼中会不会变得轻浮,不知廉耻···怎么办!怎么办!自己到底该不该应允呢···’裕树愁闷的胡乱揉了下脑袋。

    继续向前又挪出了一步‘倘若自己顺从了的话,王爷或许会对我更好也不一定啊!这样,自己就能去祭奠自己的母上,为还母上一个清白···’

    一想到还等待着沉冤昭雪的母上,裕树的眸光中多了几分坚定,他轻轻的抬起两指解开了身上的蓝色狐裘,露出里面浅白的公子袍。

    双手慢慢的解开了腰间的束带,努力平复着自己即将跳出胸膛的心脏,走到了床榻边上“王,王爷···”裕树的声音颤抖着,尽管自己的身上还穿着睡袍。

    可是他却觉得自己与赤裸无异···“王爷···裕树给,给王爷侍寝···”裕树的声音轻而柔,这话听起来虽淡然,却几乎耗尽了裕树全部的力气。

    他站在床榻边等待着,等待王爷转身望向自己,在他的脑海中已经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片刻之后的场景,一波波如浪涛般袭来的羞耻,让裕树恨不得快些钻进地缝中去!

    可他依旧等待着···就在这时,从床榻上传来的酣睡声,打破了裕树所有的幻象!“王,王爷?”他试探着侧身看了过去。

    王爷的睡眼安恬而静美,一时间不由得让裕树看得有些呆了···他轻轻的贴着王爷躺了下来,一抹带有温度的香气传来,不由得让他红了脸颊。

    这夜···注定是一晚不眠之夜···

    分割线——今日谜题,少女之死!

    初夏的夜晚,窗户外面传来阵阵虫鸣声。教室里却安静一片,学生们都在上晚自习,我坐在讲台前写明天的讲义,不经意间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八点了,再有一个小时,就该下课了,然后去操场跑两圈,回去冲个澡,再美美地睡一觉。

    我这样想着,正要喝一口水,忽然听到底下一声,“老师。”

    抬起头,我认出是那个坐在窗户边上的女生,叫辛雅。

    “什么事?”我问。

    辛雅没有说话,而是站起身,一脚踩上了凳子。此时窗边只到她的小腿位置,窗户因为夏季而开着,透着凉凉的风。在所有人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时,忽然纵身一跃,从窗口跳了下去。

    这是六楼!第二天上午,我见到了从医院回来的陈杨。他脸色很差,眼睛底下有黑色的乌影。

    “辛雅怎么样?”我问。

    昨天晚上我赶下楼时,辛雅已经毫无知觉,在等待救护车来的路上,许多老师都闻讯赶来,最后是陈杨决定跟到医院去,查看辛雅的抢救情况。

    他是辛雅班级的数学老师,我则是班主任,教语文。

    陈杨朝我摇了摇头,说,“没能救回来。”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有一件事。”陈杨又开口,“辛雅怀孕了,才一个多月,胎儿也死了。”

    “怀孕?”我惊讶地张了张嘴,“可我从来没听说她谈过恋爱啊。”

    印象里辛雅是个挺内向的女孩,话不多,而且有些软弱,常常受班里男生的欺负。怀孕?这样两个字按在她身上,我的确有些吃惊。

    陈杨问我,“给她父母打电话了吗?”

    “打了。”我说,“正在赶来的路上,估计今天中午到。先去医院,然后再来学校。”

    “真可怜。”陈杨说,“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

    我说,“也许问问她父母,能知道孩子父亲的消息。”

    陈杨“嗯”了一声,“兴许这就是她跳楼的原因,那个畜生不肯负责。”

    “也不能这样说,毕竟人家是你情我愿。”

    “这可未必。”

    我见他神色疲惫,估计是一夜没睡,便说,“今天先别上课了吧,回去睡一觉,我帮你向主任请假。”

    陈杨没有拒绝,“好,帮我请半天假就行,下午我来上课。”

    我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开办公室。

    见到辛雅父母后,我才能理解为什么她平时那么沉默软弱。这的确是一对能培养出这样的女儿的家长,他们木讷老实的农民形象,让我只能用最平实通俗的语言来安慰他们。

    送他们离开时,按照学校的意思塞给他们一笔钱,不算少,但如果他们闹起来,绝对能拿到比这更多的钱。但他们没有闹,只是沉默地收走辛雅的遗物,对于那笔钱也是沉默的收下了,没有多说一句话。

    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斯人已逝,纠缠再多也无益了。

    我问过他们辛雅近日有没有谈恋爱的事,他们都说不知道,女儿在外读书,和他们的交流并不多。

    我只好放弃,目送他们朴素的背影逐渐走远。

    这一节是我的课。我在黑板上板书,听到身后底下有一阵越来越大的说话声,简直是全不把我这个老师放在眼里。

    转过身,我直瞪向坐在最后一排的李岩。这人是班里有名的差生,不仅成绩倒数,品行也是极为恶劣,一直是老师们头痛的学生。

    我记得过去他在我面前一向不敢放肆,毕竟我是班主任,十多年的教书经验让我在治这种问题学生方面十分有办法。可是最近,对,就在是辛雅跳楼过后,她怀孕自杀的消息不胫而走,给这个班级带来无法消除的躁乱,而李岩似乎就越来越肆无忌惮,正像眼下,明知道我在看他,却仍然说的起劲。

    我气急败坏,厉声说了一句,“李岩,下课后跟我来一趟。”

    班里开始有窃窃的笑声,当事人却仍然吊儿郎当的,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

    下课后,他乖乖地跟来了,但是对于这种被老师“请喝茶”的行为,他也是经验丰富,敷衍地一阵“知道了”过后,在听到一声无力地“回去吧”,就又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我把手插进薄薄的裤子口袋里,望着他的背影,极为烦恼地叹了一声。

    晚上,从田径场跑完步回来。我大汗淋漓地回到教室寝室,掏出钥匙开门时,正看到陈杨从隔壁的门里出来,他手里拎着一只水瓶,估计是去打热水的。

    我们打了个招呼。我正要推门进去,忽然听到一声“啪”,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扭头看去,看到一只黑色的皮夹慢慢滑到了我跟前。

    地面是大理石的,实在太滑了。

    皮夹在我面前是摊开的,我在陈杨的手伸过来之前,捡起来了它。将它合上,递到他面前,“你的钱包。”

    陈杨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轻轻说了声“谢谢”。他的另一手里握着打水需要的水卡,估计是掏这东西时,把皮夹不小心带出来了。

    我点点头,转身推门进去。进到屋里,我才敢露出刚才拼命掩饰的惊讶表情,没看错的话,陈杨皮夹里夹着的照片,的确是两个人的合照,那上面的人是——

    他与辛雅!快到午休时间了,作为教师,也是与学生共用一个食堂的。我一向习惯在办公室里待到吃饭的高峰期过后,才去食堂,避免拥挤。

    批改了一会作业后,我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正要起身,忽然间门口走进来两个女生,正是班里的李雪和张丽丽。

    她们径直朝我走来,张丽丽率先说,“老师,田径场的厕所里有血。”

    “啊?”我张了张嘴,心里却想这算什么事,为难地开口,“是不是你们女生那个……”

    “不是,”李雪摇了摇头,“我们没看到有卫生巾。”

    “哦。”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看她们一副非常担惊受怕的表情,还是开口,“那我跟你们去看看吧。”

    两个人都点了点头,引我去了田径场。

    田径场的厕所是早就废弃的,非常脏乱,听说里面的水箱已经坏了,污物无法及时冲掉,因此味道也很霸气。尽管我在这夜跑无数回,但从没有一次踏进过这里,宁愿憋到寝室里解决。

    估计这两个女孩也是临时闹肚子吧。

    她们带头走进了左边的厕所门里,我欲言又止,但还是跟了进去。在避开里面无数垃圾后,她们停在了一个已经没有门的隔间前,指着里面说,“老师,就是这里。”

    我看过去,只见里面的马桶盖上,地面上,都或多或少有些红色的血渍,量不多,仔细一看,全都凝固了。

    在这样一个环境里,这幅画面的确有些诡异。

    “这样,”我斟酌着最合适的解决办法,“我回去跟校领导反映一下,看他们怎么处理,如果叫警察的话,到时候可能还需要你们录口供。”

    两个女孩明显有些吓到,张丽丽说,“老师,这么严重吗?”

    我点点头,“说不定就是这么严重。”

    我送她们离开田径场,让她们不要多想,也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以免引起哄乱。

    回头望着那间厕所,从正面大门进去,里面左右分别有两道小门。我没告诉她们,左边的门里,其实是男厕所。这件事我没有告诉领导,在这个学校待了十几年的经历告诉我,在高三这个重要阶段,还是少惹事生非的好,尤其辛雅才跳楼身亡,要是再出什么乱子,学校百年的声誉怕是要葬送了。

    到头来说不准我这个班主任的位置也保不住。

    而陈杨却对这件事极感兴趣,不断地问我细节,我不明白他的目的,但也没有理由瞒着,就尽数告诉他了。之后他有好一阵子情绪沉郁,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8

    周末,我回了家,难得清闲,陪着妻子出门逛街。她最近一直想换部新手机,让我陪她去挑。

    不想,居然看到了李岩。不过他没有看见我,那时候他正在一个专卖iphone的柜台前挑选,我瞄了一眼,发现那儿卖的都是最新款,随便一部都5000+,他哪儿来的钱?

    李岩的家境我是了解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月薪加一块也未必有5000,会给他这么多钱买手机吗?

    我本想去问,又想起今天难得陪家人,还是不要出岔子的好,就没过去。

    妻子买完手机,我们离开那家店,接着又去了一家理发店,她想做个头发。在漫长的等待中,我有些无聊地走到外面去抽烟,无意间又看到了李岩。他正和一个陌生男人站在一个没什么人的小巷子里。

    我看到钱与一只棕色小瓶子在他们之间交换。

    我忽然就明白了李岩为什么会忽然那么有钱。

    抽完烟,巷子里的人也各自走开了。我准备转身回理发店里,忽然眼角一闪,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陈杨。

    我看了看他走出来的地方,心里好奇,他去医院做什么?

    正要上去打招呼,却见他手里领着一只袋子,面色看起来不太好,脚步很快地走开了。

    9

    我把一只棕色小瓶子放在桌上把玩时,陈杨正好经过,好奇地看了一眼,问,“这是什么?”

    我说,“从学生那没收来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看了吓死你。”

    陈杨不大相信地拿起瓶子,凝神看了一晌,面色慢慢沉下来,问我,“这是从哪个学生那收来的?”

    “李岩。”我说,看着他不太好的表情,说,“是不是被吓到了?”

    陈杨沉默了一晌,说,“现在的孩子真可怕。”

    接着他什么也没说,径直走了。

    10

    接到消息时,是第二天的早自习。但是经过警察勘察,与法医验尸,确认李岩死亡的时间是昨天夜里九点到十点之间。

    正是下晚自习过后。

    录完口供后,我瘫坐在办公桌前,心里想,我十多年的教师生涯,就要断送在这一届么?班里接连死了两个人,班主任的位置是肯定保不住了吧。

    眼角瞥见陈杨走进来,他也刚录完口供,面色看起来不太好。

    在他经过我往自己办公桌前走时,我叫住他,“陈杨。”

    他回过头,“什么事?”

    “昨天晚上下晚自习后,我回到寝室,发现你的门锁着,你干什么去了?”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夜跑去了。”

    “我在田径场没看见你。”我说。

    他仍然没什么表情,“田径场那么大,你没看到我也正常。”

    我不再说什么,疲惫地用手遮住了脸,心里却想,而一个多月前的某天夜里,我却在田径场上看到了李岩。

    推理事件真相。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博亿堂娱乐官网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肥婆王爷要出嫁204》,方便以后阅读肥婆王爷要出嫁第204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肥婆王爷要出嫁204并对肥婆王爷要出嫁第204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肥婆王爷要出嫁204。